1. 首页 时装 美容 美体 情感 生活

当前位置:主页 > 美容 > 内容

“依赖症”下的海天精工
发布日期:2022-01-16 01:37   来源:未知   阅读:

  《红周刊》2016年第10期刊登了题为《海天精工:难以理解的关联交易》被各大媒体广泛转 载,文中就海天精工招股说明书中,关键风险因素及一些不合情理的关联交易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实际上,红刊财经记者翻看其招股说明书发现,除了《红周刊》文中所指出的问题,海天精工还存在业绩依赖问题,其业绩似患上了“依赖症”,企业经营业绩出现下滑,各项财务指标也趋于恶化。

  所得税优惠和政府补助对于企业来说可谓是“唐僧肉”,这笔“意外之财”可直接助力于企业的净利润,因此很多企业为此而绞尽脑汁,甚至不惜使用违法手段。然而,这两项收入在短期内虽然会为企业增色不少,但是也容易让企业“上瘾”,从而失去创新能力与革新动力。税收优惠可能会失去,政府补助也可能会发生变化,企业一旦对这些并不具有可持续性的收益上瘾,那就无异于“吸毒”了。

  从财务数据来看,海天精工从2012年至2015年6月的净利润分别为9,128.74万元、3,562.97万元、8,174.64万元和2,859.81万元,出现了较大的波动,2014年净利润虽然有所回增,但总体来看仍然呈现下降趋势,而更为可怕的是,在该公司净利润中所得税优惠与政府补助的占比非常高,大有对此依赖“上瘾”之势。

  据招股书介绍:2009 年9月15日,本公司被宁波市科学技术局、宁波市财政局、宁波市国家税务局、宁波市地方税务局联合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012 年9月10日,本公司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复审,即公司 2012 年度至 2014 年度继续执行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公司高新技术企业证书将于 2015 年9月9日到期。公司已于 2015 年 5 月 15 日向宁波市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公室提交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申请书,相关认定工作尚在进行中。基于谨慎性考虑,在正式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前,公司暂时按照 25%的税率预缴和计提企业所得税。

  从金额来看,2012年至2014年海天精工所享受的企业所得税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1,183.31万元、384.21万元、697.73万元。

  除此之外,海天精工每年均能获得各种名目的基金、奖励等政府补助,金额也不在少数,仅报告期内,其获得的补助金额就分别高达1,170.03万元、1,846.12万元、2,091.39万元和1,865.23万元。

  综合其所得税优惠与政府补助,则该公司以上两项合计金额占其净利润的比在报告期内分别为25.78%、62.60%、34.12%和65.22%,其中2013年与2015年6月,其净利润的大部分均来自于以上两项优惠,足见该公司对以上两项“意外之财”的依赖有多大了。

  红刊财经记者注意到,海天精工除了经营业绩坐“过山车”上下波动,极不稳定外,其财务情况也是压力巨大,其诸多财务指标也出现呈现出恶化的趋势。

  我们先来看其资产负债率,报告期内,海天精工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口径)分别为53.85%、54.57%、54.69%和51.21%,没有明显的降低趋势,同时,该资产负债率在同行业公司中也并不算低,就拿同行业公司法因数控来说,相同周期内,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仅为30.72%、28.34%、23.04%和19.89%,远低于海天精工。

  除了资产负债率外,海天精工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令人担忧。报告期内该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1.12、1.15、1.13和1.19,而其招股书所选的六家同行业公司沈阳机床、秦川机床、法因数控、日发精机、青海华鼎和昆明机床这一比例的平均值则分别为1.81、1.66、1.58和1.66,海天精工明显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而速动比率海天精工分别仅为0.47、0.49、0.49和0.49,上述六家公司平均值则则分别为1.09、1.02、0.99和1.03,显然,海天精工的速动比率还不足同行业水平的一半(详见表二)。因此,不论是从资产负债率水平来看,还是从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的指标来看,海天精工的偿债压力都已经十分巨大,其偿债能力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实际上,海天精工负债压力巨大的事实,从该公司募投资金的使用中也可得到了证实。据招股书显示,海天精工本次上市计划使用募集资金共计41,420万元, 而这其中有20,000万元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几乎占到了募集总额的一半。此外,在整个报告期内,海天精工仅银行短期借款一项,每年均超过3亿元之巨,另外,还有1.54亿元的长期借款直到2013年才偿还掉。更为让人担忧的是自从2013年以来,海天精工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连年出现负值,这说明银行对其授信或许也在收缩,其向银行募集资金的能力可能在不断下降,由此可以看出,其财务状况已经捉襟见肘。

  报告期内该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4.80、11.03、11.97和6.52,由于其采用的是采用买方信贷模式,货款回收速度较快,但这种销售方式的风险十分巨大,更令人担忧的是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呈现出的是明显的下降趋势。

  再看其存货周转率,如表三所示,显然海天精工存货周转率明显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这与其存货量过大,存货增长过快不无关系。

  据招股书介绍,2012 年末、2013 年末、2014 年末和2015年6月末,公司存货价值分别为57,465.45 万元、 62,077.62 万元、 66,440.94 万元和 62,131.36 万元,占相应期末的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 57.89%、 57.43%、 56.94%和 58.88%。更为要紧的是,其存货规模还呈现出继续加的趋势。其存货余额较高可能影响公司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降低资金使用效率。如果下游景气度继续降低,该公司将面临大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风险,导致公司经营业绩继续下滑。

  此外,该公司的毛利率同样不容乐观。从2012 年至2015 年 1-6 月,该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25%、24.58%、28.30%和 26.54%。虽然2014年该公司毛利率有所回升,但总体仍然呈现出下降趋势,而毛利率的下降,意味着其盈利能力的减弱。

  在税收优惠与政府补助的“依赖症”之下,海天精工偿债能力、运营能力、盈利能力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恶化,企业未来发展前景堪忧,而本次上市能否成为其救命的稻草,红刊财经记者将保持关注。(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