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时装 美容 美体 情感 生活

当前位置:主页 > 美体 > 内容

《乔乔兔》:喜剧的外壳包裹着战争的残酷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发布日期:2021-11-15 07:38   来源:未知   阅读:

  当4K修复版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美丽人生》登录国内院线的时候,另一部同样是二战题材,同样把目光聚焦在孩子身上的电影《乔乔兔》(也译作《少年乔乔的异想世界》)在海内外赢得了一片赞誉之声。

  豆瓣8.7,IMDb8.0,夺得多伦多电影节观众选择奖,都已经说明这是2019年一部难得的佳片。

  《雷神3:诸神黄昏》的导演塔伊加·维迪提,用这样一部标新立异的电影,将严肃的战争题材转化成充满反讽的喜剧,明快轻松的色彩和节奏下面,是一颗沉重又不失温情的内核。

  我们在很多战争题材电影中,看到的净是残酷与血腥、反思与警醒,再加上炮火连天刺刀见红你死我活的前线场面。

  《乔乔兔》却把视角放在了二战尾声时期纳粹德国一个小男孩的身上,从战败国的孩童眼中去看待战争中的世界,讲述他表面欢快实则残酷的童年。

  这部电影既是有着鲜明反战意义战争片,也是一个战争中的少年破茧成蝶的成长故事。

  罗曼·格里芬·戴维斯饰演的10岁小男孩乔乔·贝茨勒,整天沉浸在对伟大帝国的盲目信仰和对偶像的崇拜之中,他正准备踏入纳粹青年团成为一名光荣的小法西斯。

  本性心地善良有点胆小懦弱的他并没有意识到,他心中根深蒂固的信仰和偶像都是国家机器制造出来的弥天大谎,而它们都大厦将倾般就要走到毁灭的尽头。

  甚至影片一开始,乔乔兴奋地跟好朋友约克一起奔向青年团的营地时,连配乐都如此轻快。他们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就像去参加一个大型的游戏,满是对快乐好玩的憧憬。

  直到几个大孩子逼迫乔乔杀死一只兔子证明胆量时,乔乔的畏缩紧张下不去手告诉我们,他不过是个没有是非观念和判断能力,只是随波逐流、幼稚单纯又胆小懦弱、心存善良的孩子而已。

  作为电影的小主人公,乔乔必然要经历蜕变与成长,去认清世界的真相,而这个过程充满了曲折甚至痛苦。导演却把这个过程用喜剧和幽默包裹起来,反而更让人看得心疼。乔乔身边的几个人物正是促使他成长的关键。

  这位由寡姐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妈妈,是乔乔最亲近的人。她也代表了那份对儿子最天然、最深厚、最纯粹的母爱。

  当乔乔被国家机器洗脑成为了充满纳粹思想的孩子,妈妈非但没有放弃他,更没有用家长的权威和强硬的手段试图矫正。

  她只是身体力行地去给与乔乔更多关爱,去带他见识世界的真实,跟他一起玩耍,一起跳舞,甚至可以把脸用炉灰抹黑假装爸爸,用严厉的语气去缓解乔乔的戾气唤起他心中本来的善意。

  妈妈像朋友一样跟乔乔相处,跟儿子穿同款睡衣,给他系鞋带,儿子受伤后带他找青年团教官理论。她乐观、勇敢,始终站在儿子一边,用心中的爱和真诚帮乔乔摆脱激进思想的桎梏。在妈妈心中,乔乔永远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而不是要成为个法西斯战士。

  妈妈对战争有着清醒的认识,更是成了反战人士的一员。她不逃避,让儿子直面战争的残酷。当乔乔想扭过头不看吊在广场上的尸体时,她扳过他的脸。乔乔问,他们做了什么?妈妈答,做了他们能做的。

  妈妈告诉乔乔,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就像肚子里有蝴蝶在飞。当乔乔看到一只蝴蝶并追随而去,却发现了穿着红色舞鞋吊死在广场的妈妈时失声痛哭,他在痛苦中长大。

  这个被乔乔妈妈藏在自家房间墙壁后面的犹太女孩,并不是一个楚楚可怜,柔弱无助传统意义上的受害者形象。

  演员托马辛·麦肯齐在导演的指导下,赋予了艾莎十足的个性,在面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乔乔时,她足够强硬甚至带有一点恐吓。

  在乔乔经受洗脑教育得到的认知中,犹太人是有犄角和尾巴的怪物。但眼前这个女孩不但不是怪物,反而是位漂亮且魅力十足的姐姐。她跟乔乔已经死去的亲姐姐曾是好友,被好心的妈妈收留。

  两个孩子在日复一日的相处和交流中,从充满敌意到日渐了解,再到袒露心声彼此救助,感受着对方人性中的善良温暖,经历了各自辛酸的成长。艾莎懂得是洗脑才让孩子充满仇视和偏见。她对乔乔说,你不是一个纳粹,你只是一个爱穿搞笑制服,想成为俱乐部里一员的十岁小男孩。

  而对乔乔而言,艾莎的出现既是让他了解犹太人真相,戳破纳粹教育谎言的过程,更是一个懵懂男孩遇见心动女孩的情窦初开。

  乔乔看着艾莎,感受到了妈妈说的喜欢一个人就像肚子里有蝴蝶在飞,他在喜悦中长大。

  乔乔参加纳粹青年团,接触到了山姆·洛克威尔饰演的教官克伦森。这个自称在战斗中被炸瞎一只眼睛,而不得不来教孩子的德国军官,一点没有传统印象中纳粹军官的严肃古板和残忍。

  他作秀般的胡乱射击,整日都浑浑噩噩的状态,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不少细节透露着这个人对这场战争清醒的认识。

  他对孩子讲话时提到自己的祖国德国落后并且赢得战争的希望不大,孩子们狂欢般的烧书时他却冷眼旁观,教孩子们杀死兔子的并不是他这位教官。

  他甚至童心未泯的设计着荒诞搞笑的作战制服,并在最后的巷战中和助手真的穿着它们负隅顽抗。

  也许克伦森是少数从内心抗拒纳粹和战争,喜欢可爱的乔乔,敬佩勇敢的乔乔母亲,却不得不屈服于国家和民族意志和立场的人。

  于是,他在纳粹秘密警察搜查乔乔家时突然出现帮乔乔和艾莎躲过一劫,更在最后关头脱下乔乔身上的德国军服谎称他是犹太人救下乔乔一命。

  克伦森的牺牲让乔乔震惊,他看懂了这个看似威严糊涂的男人用心良苦和人性未泯,他在感激中长大。

  那个胖胖的戴眼镜的小男孩约克是乔乔最好的朋友。乔乔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诉他,包括他有个了“犹太女朋友”。而约克从来没有告密或者否定乔乔。

  战争快要结束时,是约克告诉了乔乔有关希特勒的真相,说他已经自杀,做了很多坏事。约克比别的孩子甚至成年人都更早看清了事实真相,他说现在可不是当纳粹的好时机。孩子的眼睛一样雪亮。

  幸免于难的约克对乔乔说:“你的女朋友自由了。我要回去看妈妈,我需要一个拥抱。”

  导演塔伊加·维迪提饰演了这个乔乔脑中幻想出来的完全颠覆我们所了解形象的希特勒。

  这个希特勒色厉内荏,古怪搞笑,还对乔乔循循善诱,教导有加。因为这是乔乔幻想出的偶像形象,所以必然跟真实的独裁者有着巨大反差。他既是乔乔对希特勒的想象,也有着乔乔自身缺点的投射。

  这是影片最巧妙的设定,让荒诞的氛围冲淡了孩子要去承受的残酷战争与死亡的生命之重。

  而这个假想的希特勒,在乔乔的心中还扮演了知心朋友和许久未见的父亲角色。乔乔用这样的方式,试图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也是思想斗争的过程。

  乔乔多么需要这么一个父亲、一个导师、一个理智的成年人,去指导他的人生,帮他做出正确的选择。可那个年代,他得到只是极端思想下的洗脑教育,造就了这个不伦不类的希特勒。但也成了唯一能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伙伴。

  随着乔乔在妈妈、艾莎和约克的影响下,对犹太人、战争有着越来越清晰的认识,他心中的偶像希特勒也逐渐崩塌。

  终于,乔乔战胜了这个日渐暴戾的希特勒所代表的他心中另一个声音,他在自我否定中长大。

  乔乔的成长过程就是他一步步接近战争真相的过程。乔乔的视角是纳粹德国一方的孩子视角,他对纳粹的狂热,正是源于国家机器的洗脑教育。乔乔在青年团的胖女老师,还在给他们灌输犹太人低劣和雅利安人高等的种族主义思想。

  这还远非战争给孩子带来的最大恶果。孩子们要成为战争机器的一部分,他们尚未成年就要接受军事训练,更要学会残忍和杀人。

  这部电影的反战主题并没有用战争的残酷去揭露,用血腥的画面去表现。没有狗血没有煽情没有说教,而都是在看似随意却充满深意的设定和镜头中引人反思。

  乔乔在投弹训练中炸伤自己,留下伤疤,说明战争根本不是孩子们想象中的游戏。战争会带来伤害甚至死亡。

  游泳馆里坐在池边的肢体残缺的人,母子郊游时卡车上面无表情的残兵败将,都在日常生活的场景画面中提醒人们,战争给人带来的巨大创伤就在身边。

  电影最后的巷战场景,德国这边举枪负隅顽抗的人们中间,是牧羊人、老人、孩子、妇女。他们都成了战争魔鬼手中毫无意义的炮灰和牺牲品。

  尤其是那些孩子,还像游戏般欢呼兴奋地冲锋,更有胖女老师在身后继续欺骗怂恿把他们送给死神。他们或许知道为谁而战,但一定不知道自己没有站在正义一边。

  《乔乔兔》改编自基调更黑暗的小说《Caging Skies》,但导演让这个故事在大银幕上有了独具匠心的风格。反讽和荒诞无疑是电影表现主题的形式和手段,孩子的成长和对战争的反思在轻松幽默和猝不及防的忧伤中得到升华。

  在成长的痛苦和战争的残酷背后,人性中的那些美好熠熠生辉,温暖着每个观众的心。